注册 登录
一封来自未来的信
作者:陈玉婷 学校:西南石油大学

孩子:

在太阳加风的这个下午,我读到了你的来信。惊喜异常。惊喜在于,在你踏入大学校门的第一刻,你就意识到了"品质生活"的存在。要知道,我在你的这个年纪,还在纠结要不要烧掉大学通知书,从头再来一回。更开心的是,你能想到同我,一个自查刻薄认真,不解风情的老姑娘谈论这个美妙的词。

在信中,你同我描述了两种不同的生活。

在一种生活里,你永远舒适安逸。你会在上午没课的情况下睡到自然醒;不开心了或者太开心了,可以翘掉接下来要上的专业课;窝在寝室里玩半宿的游戏,不会有人来打扰你;想组队打个怪或者玩个牌,身边到处都是兄弟姐妹。

另一种呢。在另一种生活里,你总是激情洋溢。你会早起,能见到睡意方散的教学楼;不抱功利,出于兴趣地加入学生会或是某个组织;不知疲倦地参加着你所感兴趣的各种竞赛,羡慕、欣赏、学习着你所遇到的每一位大神。

你问我他们谁优谁劣。谁更贴近"品质生活"。我实在是答不出来。因为这两种活法,他们都美得像愿望。而"品质生活"—他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是很实际的生活。

千百年来,随着精神世界的改变和物质水平的提高,品质的内容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屈原"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温总理和学生们"仰望天空,脚踏实地"。种种种种都是"品质生活"这座巍峨高山的一角,他们形态各异。可是他们有共性。过着这些生活的人,他们都有精神上的满足和愉悦。

精神满足和愉悦,的确,这是一个显得玄乎的词。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指着你常去的那家书店问我,你说我明明只是一个图书管理员,那些书又不是我的,我为什么每次上班还是觉得快乐。亲爱的,因为每当我掸去书架上的灰尘,想着将会有许许多多同你一样的孩子在这里找到他们所喜欢的,所想要的,我只稍稍想一想,心里就有花冒出来。你现在能够了解么,有花开在心上的感觉。像你姥姥,她每天同她的闺蜜逛街,和年轻人儿一起跳舞。笑的时候远比不笑的时候多——这何尝不是她的品质生活呢?

所以生活是否有品质,最重要的不是看你是否忙碌,是否安逸,而是你是否快乐。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快乐时时刻刻与充实紧密相连。有些快乐,他们带来的是空洞,是精神上的疲惫感,是行为上的无所适从。你要谨记,充满这种快乐的生活,与品质生活无关。

在信的末尾,你难得地向我抛出友谊的橄榄枝,你问我在我看来,有品质的大学生活该是个什么模样。你说我都小半截身体埋在土里的人了,照理说已经不适合回答这种时尚的问题了。可你好不容易向我抛出的橄榄枝,没有不抓住的理儿。

在你的大学生活里,你可以抱着功利心去参加任何一项活动,但你绝对不能允许自己对于活动本身的兴趣低于你的功利心。你可以有计划地学习,随心所欲地看书,你对于图书馆,不算常客,但也绝非稀客。你可以发展两项爱好,一项关于运动,一项关于文艺。你很快就会明白,在大学里,从来不缺舞台,而你缺才能。你可以试着去加入甚至去领导一个团队,感受一群人为了同一个目标挑灯夜战的酣畅淋漓,在那种时侯,睡眠时间与精神状况成正比的定律将彻底失效。你如果愿意,可以偶尔找些有趣的人一同出游,去玩遍那个城市的周遭。

品质生活里,从来都有风有浪,有花有云。

真诚地希望,你能体会到精神上的愉悦和满足。

                               爱你的老姑娘

2017.5.17日于家中


2017红顶奖主题征文大赛
技术支持:合肥泡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我爱竞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