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品质的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作者:郝思瑶 学校:渤海大学

人总是欲望泛滥的高级动物,在社会的各类分层中从来不缺乏野心勃勃的群体,木木在这个群体中显然不太入流,严格的说木木不属于这个群体的一份子。木木在北京国贸的街头看着汹涌的车流,豪车扎堆在这窄窄的马路上,鸣笛声充斥着她的耳膜,仿佛在与潇洒骑行着的木木叫嚣着,木木双腿一蹬,共享单车在马路上麻利的划过一条弧线,晚风拂过她的身体,逐出的燥热的春意。

木木在一家跨国企业当着小白领,在这里,木木总是能看到一幕幕的欢喜闹剧。同事一嘀咕着:"看看,我这个一下把她比下来了,她那款衣服什么货色,一看就是山寨。"同事二三也在一一附和着:"就是,山寨货都敢秀出来。"嘟囔着,看得到了"一致"的认知也自知没趣便也散开了。女同事们在办公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上必然摆的是"某某"送的lv、Gucci包包,即使没有上台面的包包也别有心思的摆弄着名牌香水,空气中都充斥着刺鼻的工业化金钱的味道。

木木的办公桌上最显眼的位置摆着精致的蓝色琉璃花瓶,周六日木木在花店兼职一两个小时,与花店老板娘关系甚好,老板娘每日都赠木木一枝时令花,木木便将花插在琉璃花瓶中,红色玫瑰,满天星,栀子花,粉红色山茶花。在廉价的工业气味集中营中,木木每一天都在享受清新的自然味道,在匆忙时,轻瞥一眼那只在琉璃瓶中静置的花儿,心中因工作所产生莫名的烦躁被美的享受所延宕。

午餐订餐时同事们装模作样的大肆谈论哪家的西餐新品昂贵美味,哪家的日料可偶遇大款,生怕落后显得没品位。只有木木在她们的谈论中默默拿出了便当饭盒,品尝着新研究出来的精致餐点。木木在家喜欢制作料理,来北京时租住着房子,一个人看着菜谱研究美食,一个人准备着三餐。

"木木啊,你也是个小姑娘,应该对生活有些追求,攒钱买个包包,女人要爱自己爱生活啊。"在茶水间的休憩时间同事们总是扎堆开始叽叽喳喳的,同事们劝起了木木,她们看着木木的眼神就像看着不争气的孩子一样。木木被同事拥簇的谈论着指点着,有些惊慌失措,心中想着:"爱自己,爱生活?"木木捱过了茶水间时间,同事们看着木木低眉顺眼的模样说着说着也觉得自讨没趣,便就换个对象讨伐消磨无聊时间。

木木看着同事们张张合合的嘴,看着她们像是说着不争气不上进的犯人,木木有些慌了神,她自知自己在这家跨国企业中很是扎眼,为了方便繁忙的工作需求,木木用一只款式简单的发簪将如漆的长发盘起,背着自己自制的大帆布包,身上有着洗衣皂角留下的清香,举手投足还遗留着初出校园的青涩味道。木木本想着生活要讲究不要将就,却不料这样的生活在她们的嘴里才是将就。

木木她想着,自己的生活是活给自己,并不是活在他人的嘴里,一千个人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生活亦如是,品质生活并不是被名牌奢侈所特定的,在小小的家中动手的装修,在穿着中偶尔的小改变,并不是一味地被品牌所束缚,木木的人生一大底线就是吃,人本有欲,最原始的便是食欲,木木认为食带有一定的仪式感,对于吃食要讲究。爱所爱,想所想,那么活着本身就是有品位的事情。

北京的夏天总是来得早,随着工作渐入正轨,木木开始拥有两三件奢饰品,着装也愈加成熟,并不是攀比也不是虚荣心的发作,只是刚好喜欢经济能力也有所支撑,夏日的办公室在空调的冷风中空气愈加干燥,木木的加湿器消除了空气中的干燥因子。木木将那些春天留下的花做成了小东西,玫瑰花做成了玫瑰花饼,甘菊制成了精油,满天星花束风干后压制成薄膜作为书签,并一一分给了同事们,同事渐渐的也知道了木木这个小姑娘特有的小情调。

夏天大抵是微风都自带着些许的燥热,心头的烦闷无法消散,只能有甜蜜的重量才会压住心头的烦闷。全城热恋的季节,木木也不落俗套的在某个夏日恋爱了。男方顾舟是公司非典型的IT男,与大多数不修边幅的IT男不大相似,清爽的发型,整洁的下巴,没有汗味的衬衫。顾舟看到在公司有个不一样的小姑娘,开始慢慢的上心的接触,顾舟慢慢的发现自己从开始的好奇接触已然变成了喜欢,接触也转变为追求。心思单纯的木木在顾舟的追求中顺理成章的走在了一起,夏天独有的便是恋爱的味道。

木木与顾舟像所有陷入热恋的人一样,下班后顾舟乘车送木木回家,顾舟的车载CD大多是摇滚歌曲,木木听着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但想着男友作为男青年喜爱摇滚音乐也无可厚非,便也忍着听下去了。木木喜欢古典音乐,她认为古典音乐作为一个独立的音乐流派,洗练的艺术手法,对感情的理想追求是其他音乐流派无法比拟的,喜欢古典的漫不经心撕扯的迷死人的味道。

在听了两个星期的摇滚乐后,木木乘地铁回家了,她只想在匆忙拥堵的人潮中,塞紧耳机听着舒曼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在木木几日婉拒后,顾舟坚持送她回家,双方沉默着,木木伸手将炸耳的音乐关掉,打开车窗就着夜晚的微风,伸手捋了捋晚风吹乱的头发:"顾舟,其实我不爱听这么炸耳的摇滚,我想要的是在一天工作后的安静。"在等待绿灯的时候顾舟打开了她的手机连接蓝牙,顾舟看着音乐歌单愣了神,满满当当的小提琴协奏曲。在夜晚的路上,顾舟听着像是催眠曲的古典音乐,慢慢的开始双眼迷离,有些呆滞的困意,木木察觉到了他的疲态,在心中叹了声气,便再次将音乐关掉,一路无言用沉默来衬着夜晚。

恋爱就像藏在暗处的蛇,滋滋作响但从不会让人们发现任何的征兆,在热恋过后,情感就如洪水般涌来。在周末假日时,木木在家里放着古典乐曲,捯饬着她在阳台风干的花束——插花,将花瓣收集制作精油,将花瓣与面团融合在一起。做的累了就随着乐曲的旋律舞上一段。一天,三餐,早晨是牛奶配煎蛋,时间空闲时做个芝士三明治犒劳自己,最近的木木爱上了粤菜,清蒸鱼研究了不同的做法,每一次的实验都给予味蕾全新的体验,晚餐是各种的美味沙拉。在傍晚的时候开着阳台的小夜灯,在榻榻米上坐卧着,读着书,闹铃的声音响起来时便放下书洗漱睡觉,木木喜欢这样充满着小情调的小生活。

而顾舟在吃食方面注重时间效益,打开手机动一动手指的事情就不想要大费周章的花费人力物力,顾舟说:"糙着活着跟精细的活着都是活着,干嘛又要那么的折腾。"顾舟的生活轨迹很单调,上班,订外卖,下班,送木木回家,玩游戏,睡觉。顾舟在一次周末的时候去了木木的家中,看到木木将花插在不便宜的琉璃瓶中,抱怨了几句:"你这至于吗,不就是几朵谢了的花。"木木的家中摆了些花草,为此木木还将茶几的衬布换掉以此搭配,顾舟又皱着眉头说:"养着花花草草真是吃力不讨好,花钱又养不活。"木木做玫瑰花饼、花精油、书签在顾舟看来都是瞎折腾,养花草在顾舟的眼中就是吃力不讨好,花时间在吃食上在顾舟眼里是无用功的捯饬。

渐渐地木木觉得与顾舟的价值观出现了分歧,可能分歧从恋爱初就有了兆头,只是木木一味的退让,回避。在木木家中只有一盆花草,琉璃瓶中只有一枝凋零的花,便当盒被放在储物箱中,烤箱被放到橱柜里,榻榻米已落下灰尘,美团订单次数频繁,歌单的歌大多也是摇滚歌曲,时间大多被王者荣耀占据时,木木想,是时候要分开了。

秋末时,木木提出了分手,顾舟也并没故作挽留,两个人像在一起时那样,顺理成章的走到了岔路口。木木在分手后的第五天,打扫了落灰的榻榻米,擦亮了阳台的小夜灯,打开书签停留很久的页数,删掉了手机中游戏软件,重新设上了小闹钟。第六天,重新整理了灶台,把烤箱从橱柜中解放了出来,菜谱重新放置在餐桌上。第七天,去花市买了些花,在墙上钉了固定板,将花草放置在固定板中。第八天,去电器城,换了音响,家中播放着小提琴协奏曲,研究菜谱时跟着旋律不时的跳着。第九天,木木睁开眼后,知道了充满着小情调的品质生活又回来了。

木木喜欢带有仪式感的的事物,仪式感是一种生活态度,不需要在琐碎和纷扰的生活面前放弃抵抗,而是努力给生活增添诗意。木木在王小波的书中勾画着一句话"一个人只拥有此时是不够的,她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村上春树的书中描画着"如果没有这种仪式感,人生只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而已。"仪式感对生活的意义在于,它能够唤醒我们对内心的尊重,因而尊重生活。

在木木认知中,仪式感就是记住特定的节日,在节日到来时做些改变,譬如在圣诞节来时,换餐桌衬布的风格,譬如早安吻,睡觉前的互道晚安。

木木生活中无论多忙,都要留下一段时间与自己相处,无论是插花还是看书,又或是听一段巴赫的古典乐,让生活慢下来。木木认为与自己对话是一种无声的修行,能让生活变得更加的丰盈。

既然活着,为什么不把生活捯饬得更加精致,生活在于折腾,在林清玄的书中曾写道"农夫把稻田种成最好的收成,是生活的品质,家庭主妇买一块豆腐,花便宜的钱买到最好吃的豆腐,是生活品质。"繁杂的当下,精致生活是一剂良药,可以让平淡的生活变得优雅,有味道起来,充满创意和新奇。

木木想,有一天,一个男人的出现会让她尝到爱情的滋味,会让她变为他们,一起去享受品质生活,一起因活着所以折腾,一起去虚度短的沉默与长的无意义,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一起去认真的过活属于他们的品质生活。

那时的他们要去用心体察生活的每一件小事,用心装点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在平凡的日子也用优雅的态度去对待,活出独一无二的品质人生。

2017红顶奖主题征文大赛
技术支持:合肥泡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我爱竞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