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远方的七色光
作者:杨开一 学校:沈阳理工大学

       喜欢浏览社交网站的朋友几乎都读过这样一段话,“人生有三次成长,第一次是发现自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的时候,第二次是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有些事也无能为力的时候,第三次是就算有些事自己无能为力也仍将尽力争取的时候”。首先,我认为它是一种基于理性与感性辩证统一的科学的人生观。在我第一次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我会将自己“对号入座”,一方面客观地了解了自己已经达到的成长阶段,另一方面也看到了自己还未到达的下一个成长阶段。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可以预见的是,在这里并不能将人的成长简单机械式地按照年龄层次,社会阶级,文化教育水平等进行划分。直至路遇荆棘不能迈过时,我意识到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并不是按照我的剧本发展,甚至我主观强大的意念不能去影响剧情的走向与结果。我开始有了暂时的迷茫,不知所措的消极态度,不可否认的是即使自己不变而所处的周遭环境在变,有时留给我的只有无可奈何地喟叹。这时我逐渐了解无能为力的活着势必只能等待结果的宣判,似乎还有主动的必要去试图对生活的结果产生积极的影响。生活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我只是被直播的对象,有既定的人物角色,但可以有演技的发挥以及敬业的态度。活着要有态度,否则就如同行尸走肉,没了身心的感知。

    那年,少年初长成,家遇变故,我怨天尤人,惶惶不可终日,大概就是从那以后我从第一次成长阶段踏进了第二次。后来,听到的最多的莫过于“他,少年老成”的评价。我笑而不语,这次成长让我付出了无数个夜不能寐。看过许多“过来人”的心灵鸡汤,大概是诉说着自己如何逆境中成长,又或者对别人的经历有了感同身受才改变了自己的活法。而我,则始终认为人与人不存在一模一样的生活经历,固然便也谈不上活法的套用。正应了那句“读过许多道理,却仍然过不好这一生”,这不是一种消极的活法,我看到的是活法的道理因人而异,并不适应于所有人,所以想要把生活变得品质,并没有固定的模式,因为人的理想境界不同,品质的标准也因此参差不齐,所以,品质生活的根本价值在于它促使人们对理想生活有了渴望与追求。

生活是复杂的有机体,品质是它的精神给养。

    那么究竟什么是适合自己的活法,又如何使这种活法品质化。长辈常说“平平淡淡也是福,富贵人家也烦恼”。生活是物质的,但品质生活却是属于精神世界领域的范畴,因为,品质没有标准的定义,它是一个抽象的意识形态。对于不同的群体,对品质的要求也有所不同。环卫工人说,“我觉得喝到冬天里收工后的一杯热水就是品质生活”;医生说:“我觉得在连续奋战在手术台上几天后,能够躺下来睡一会就是品质生活”;白领说:我觉得繁忙的午后能能有一杯香醇的咖啡就是品质生活”。其实,生活从来都不乏品质,只是需要人们去深刻体会。这种体会就在于是否能感受到“冬天里的一把火”。物质文化的需求永远处于一个发展的过程当中,而想要活出品质,仅仅需要三样儿东西,一个是眼睛,一个是心,还有一个就是手。眼睛用来捕捉生活当中的不经意的温馨与满足,用“心”来感受这些微小的惊喜,当然,品质的生活也可以通过双手去创造。当我明白品质的真正寓意的时候,我的活法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我走出了阴霾,开始去努力寻找有光的地方。

活着是生命的延续,活的方式则是头脑风暴的选择。

    一位研究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学者这样阐述生活的辩证法,生活只有选择与不选择,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这话让我记忆犹新,它使我对生活有了科学的集中的认识。选择是一种决定,它通过肢体语言,内心活动表达出来。活着是生理上的选择,而活的方式则是态度上的选择。这种态度是受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等多方面的影响。社会化的过程将人们的生活方式生搬硬套、复制仿造,机械化的劳动、早八晚五的工作,许多人不得不选择这样的活法。然而,我也看到,有人做到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活法,我也看到耄耋之年的老人靠着捡拾垃圾挣到的钱抚养社会孤儿。我听到过拜金女大言不惭地说“宁愿在宝马车里哭的,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我也看到过学成归乡的学子信誓旦旦的要把热血洒向养他的热土。这些都是活的方式的选择,活法是由各种观念作用形成的抉择,但是它还没有道德观念。我向往品质地生活,因为对我来说,品质是物质和意识的统一。我不想形而上学地认为生活就应该是物质的,我也不能判定生活的方式全然来自于崇高的价值观。

如今我即将进入而立之年,那些本是阻挡我成长的经历已然成为了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它再也没有带给我负面悲观的情绪,相反地,我深知那段时期里我是如何活出来的,提醒自己再也不能选择从前的活法。我所追求的是生活就是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折射的一束斜阳,不刺眼不张扬,不偏不倚地射进我的左心房。

 

2017红顶奖主题征文大赛
技术支持:合肥泡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我爱竞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