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笔墨少年
作者:杨济华 学校:浙江大学

岁月流徙,在七千多个日夜里慢慢懂得了情绪的含义与认知的复杂,不知不觉到了少年的末梢,半只脚也已经踏进青年的门槛。

以前的日子,时间是整块整块的:写作业,找小伙伴玩游戏,回家吃饭等等,一件件都是满满地安排在每天的时光里。长大遥远而漫长,学校附近还有几条街道没有去探索过,来不及想未来。

也不知道多少个路灯亮起的夜晚,岁月在嬉笑中捉起了迷藏,它慢慢潜伏在我们的骨骼和眉目的轮廓处,一点一点,把我们变成大人的样子。于是,云不一样了,夏天被赋予特殊的意义,一长串闪烁的记忆开始破碎、模糊,连笔记本上的字也被抛弃,变成陌生的模样。

何时发现阳光下树叶的轮廓格外好看,莫名其妙地会陷入一种沉思,不喜热闹。日子过的久了,也觉得自己面目可憎,碌碌无为的日常总是会让人觉得茫然,不过也还好,还有几本书陪伴着我,在人海中跌跌撞撞。

这样的日子终究不是办法,为了生存迎合的一生毕竟不是我想要的,理想主义的生活是脆弱又天真的。当海浪也遗忘了自己是第几次拍打上岸的时候,灯塔的光唤醒了沉睡的曙光,我在光与暗的世界里追寻一个答案,一个倔强的理由,一个认清自我的问答。

家乡有海是件好事,海风的咸腥刺激着全身,那片蔚蓝下深藏着的秘密让人着迷。它仿佛在诉说,仿佛在倾听,更多的,应该是不置可否的沉默。海用深邃包容了光暗变迁的落寞,以及一位少年的些许迷茫。

我试图用文字记录下珍贵、迷茫、苦痛,可惜密密麻麻记录下的都是自己的影子。本应该是向着阳光奔跑的少年,却囿于迷惘的支配,随波逐流。每个身不由己的人都是可惜又可恨的,背负不是逃避的借口,生活的继续即使沉重,也是时光对你温柔的考验。在这个还相信梦的年纪,风是有味道的,还能注意到头顶的星星,夜晚还有时间来想想未来。但是未来不是活在脑海,未来或许是阳光下滴落的汗珠,或许是看着刚泡好的茶冉起的氤氲。

世间有那么多种情感,有那么多的词汇,无数种岁月被描述,各色各样的人生被演绎。然而最真的生活,一定是朴实无奇的,它一定压抑着过去的传奇,弱化眼前的苦难,让人更好地活下去。我们的时间被撕裂,分配到各个角落,往往忙的过头了,忘了留一些时间给自己。在每个日常的夜里,当最后与你谈话的人也因为困倦深深睡去,在意识快要模糊之前,整个世界只有你自己,是否可以小心地问问自己,关于存在,关于生活。

我用笔写下黄昏快打烊的咖啡店,忘记了吃饭的拾荒者。继续,我写着阳光努力挤过树叶间的罅隙却被剪成碎光洒在堆了很久的枯叶堆上,废弃的易拉罐被雨水洗褪了半边颜色。再来,我用笔墨给黑夜上色,免得它黑得不够彻底,给自己写封情书,以慰藉以缱绻。还有呢,我只能叙述自己的故事,枯燥的,无聊的,真实的故事。

有时候从阳台望下去,满街都是忙碌的人们,整个世界都是拥挤的气息。不分对错,生活就是这样,但是活着绝对不能这样。有人想看极光,有人想朝圣,形形色色的梦想不分卑贱在每个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扎根。而我期盼的梦想,是墨色的,深邃的黑,无惧黑夜的彷徨。更重要的是,它能触摸到一种无法描述的地方,敏感脆弱的,刚毅沉重的,像一条河的蜿蜒,连结了群山万里,纵横了年月变迁。这注定了我要书写一些事物,让它们不再只是存在与表征,而是真正地鲜活起来,冲破认知的桎梏,徜徉于心中的万里山河。

这是一个极致的渴求,也是对人生的挑战。只要活着就会有迷茫,只要有迷茫就必定存在挑战。无畏的冲锋是诠释信念的最好证明,长路漫漫,充斥着身不由己的路一定很难走,但是远方在那,怎能辜负曾经的一腔热血。当我们用功利去判断行为,当初的赤诚悄然湮灭,总归有一种底线是现实无法触及的存在,为了这份守护,人生才有百态,才与众不同。

时间可以被工作紊乱,理想可以因为现实一拖再拖,可是我们毕竟都是不一样的个体,我们对阳光的敏感是不一样的,对亲人呼唤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所以并没有所谓的“万能钥匙”,我们都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活法,以至于我们能毫不畏惧地渡过每个,漫漫长夜。

我不介意键盘的方便快捷,但是我仍钟爱笔墨的独自渲染,在这个对一切都可以怀疑的年代,笔墨有一种特有的仪式感。我可以把句子誊写一遍,把大海,故乡写进我的诗篇,少年的笔墨里,是美好的青春与无法复制的真心。

王小波说过,一切都在无可挽回的走向庸俗。但在这种颓废光阴的背后,一定,肯定有那么一种人生,能够抵挡住无情的风霜和无尽的岁月。沉默是一种态度,请不要把它当成妥协。

活在当下,是发现自己的开始,给世界一个机会,让它重新认识你。

2017红顶奖主题征文大赛
技术支持:合肥泡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我爱竞赛网